苏烟42F

(戳开(头像画手:星月 是约稿禁止保存转载)高中时间紧上线更新随缘!!!

【荼岩】『Command』3-4

更新~4有车请戳链接XD

 
↓↓↓↓有小伙伴说链接有错。我看了一下确实。手机不太方便重新做超链接∑戳的进去就直接看,若是有误麻烦大家戳一下我的主页菌√↓↓↓
前文链接√


3

枪声和炮响在占据了战场上人们的耳朵两个月之久后,暂时销声匿迹。B国的外交部向A国递送了休战及和平谈判的文件,两方军队紧绷许久的神经终于能稍微放松一下。A国从β军调来了新部队支援α军,允许之前在战场上的α军部分团回国内的军事基地休整,神荼和安岩所在的团得到了回国内休整的机会。

安岩毫无形象地趴在房间里的架子床上,枕着方正如豆腐块的被子大呼回家了。神荼倚在门边,看他忽然一个鲤鱼打挺起身,在不大的房间里像小孩见了什么新奇事物一般左摸摸右蹭蹭,眼里流露出温柔的目光。
这里是他和安岩相识的地方,也是他的第二个家。

安岩把他和神荼为数不多的生活用品全部收拾归位之后,已是正午。安岩低头把上衣的领口扣上,抬头一看神荼已经换好了那身迷彩绿色的军装。挺拔贴身的军装衬托出男人修长的身形,当初神荼还是初入基地的新兵时就凭这一身再平常不过的打扮俘获了不少女兵的芳心。如今再见,安岩内心还是那句感慨:神荼就是个行走的衣架子……
神荼看着安岩扣领口的手停在那里,呆愣愣地望向自己这边,知道他多半又在神游天外。神荼轻咳一声提醒安岩:“食堂的包子。”
安岩一下从床上跳起来,拽着神荼就往外面冲: “快快快我们走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别好吃的都给新兵了!”

基地依旧是熟悉的样子,只是多了几株刚萌发出新枝芽的小树在宿舍区旁。安岩抬手遮住头顶刺眼的阳光,微眯起眼睛看着前方的路,和神荼一起前去食堂吃饭。神荼和安岩在路上时不时碰见和他们一起入伍又相识的人向他们点头问好,恍惚间安岩错觉自己还是刚入伍的新兵,看基地的任何事物都是新鲜而有趣的大男孩。记忆中也有一个艳阳天,他和同班的人顶着炽热的太阳光罚站军姿。薄薄的迷彩服后背和胸前都已经被汗水浸湿,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一层一层挨挨挤挤,哪怕只是轻微的呼吸的动作都会让其中一颗沿着面部的曲线滑落下来,咸涩的汗珠滴进眼睛里惹得眼睛一阵不适,有几颗渗到有些开裂的嘴唇上后快速蒸发,带走更多的水分。
安岩咬着牙撑着。他透过两片凹透镜镜片看见的世界开始模糊,就像他下了眼镜之后看见的均匀马赛克图片。安岩脑内原本匀速转动的指针忽然慢了下来,在一格磨蹭许久才不情不愿地挪到下一格。等军官抬手腕看表慢悠悠地说解散之后,安岩原本僵硬的身体和头脑才渐渐活化,腿一软,脱力跌坐到地上。
等他步履维艰地挪到食堂之后,却被告知菜饭已空。安岩只能拖着灌铅一般的双腿和空荡荡的隐隐作痛的胃走在回宿舍路上。
也是那时,他遇见了神荼。

思绪还在旧事中徘徊,鼻尖依稀又嗅到了汗酸味和食堂里弥漫的酱香混合在一起的古怪味道。安岩险些以为自己还是那个手中没沾过别人鲜血的医疗兵,A国和B国关系即使僵硬也没恶化到开战的地步,军队里大家在每日高强度的训练后仍然满怀激情地谈论自己仿佛触手可及,熠熠生辉的梦想和未来。不曾有过刺鼻的硝烟和火药味,不曾有过不绝的枪声和炮响,不曾有过满目的尸体和鲜血。他没有在帐篷里处理从前线送回来的奄奄一息的伤兵,没有被迫颤抖着手扣下扳机,没有感受过战场失去任何声响后那种无生命的死寂。
过去再美,也已永远逝去。
但昨天不再重复,今天正在流逝,只有下一个无法预料的明天在地平线等待茫然无知的人们。

“……安岩?”
原先闻见的刺鼻的火药味突然散去,眼里鼻尖耳朵里全部装满了神荼。安岩定了定神,弯了弯嘴角冲神荼笑道:“我没事。”
神荼又看了看安岩的脸色,眉目间隐隐透出担忧。安岩的嘴角勾起浅浅的弧度:“放心,我真的没事,只不过刚才想起点往事罢了……”
想起还未被污染的昨天。

4

一辆小破车XD

 

【TBC】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