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烟42F

(戳开(头像画手:星月 是约稿禁止保存转载)高中时间紧上线更新随缘!!!

【荼岩】『Command』1-2

*D/S设定。军人荼x军医岩。注意这篇文的D/S偏向精神方面的支配与服从 

bdsm科普菌戳我
*给小可爱的点梗。 @苏聆巷  
*试图装x结果还是逗比的产物。文不对题系列。后几章有车,因为这er车速很慢请耐心等。 
*ooc归我,人物归官方。 
*感谢点击 
—————————————— 

1

夕阳缓慢地下坠。 

结束厮杀不久的战场还弥漫着血腥气,混合着火药穿过胸膛后烧焦的尸体气味,着实让人有些受不了。 
那个人就这样站在那里,手中攥着一把形状奇特的桃木剑——惊蛰,沉默的地看着满目的尸体堆积如山。 
从剑身上滴落的血珠混进尚还有人体余温的血液,汩汩地流淌着,浸红了他面前的土地。男人就这么注视着那一条刺目的腥红色缓慢生长,眼看就要到他的脚下—— 

“……神荼!” 

原本定格在那个画面的男人身形微动,缓缓侧过身来,呼唤他的短发青年的身影直直撞进了那双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冰蓝色的眼瞳。 

青年蹙着眉,金丝边眼镜底下一双杏眼透出满满的担忧。 
“我找你半天了。” 

神荼原本紧绷着的神情放松下来,手中蓝光一闪,惊蛰收回:“安岩。” 
“嗯。走吧回去了……诶你等等,受伤了不和我说?” 

安岩眼尖,看见神荼黑色军装左臂衣料像是被划了一刀,隐约可见底下同样破碎的白色内衬被血液染成暗红色。他急忙伸手解开男人衣服的金属扣,巧妙地避开伤口把那件外套脱了下来。 

“……只是擦过去了。” 
安岩正在检查神荼的伤口,闻声抬起头来想给这个一点都不心疼自己的人一个暴栗,无奈二人的身高差摆在那里,他只好用力捏了捏对方的脸以示愤怒:“只是子弹擦过去会有这么大伤口你信我还不信!站那别动我给你包扎一下。” 
神荼还就真的乖乖站着,看安岩从随身带着的医疗包里找出酒精和消毒棉签草草消毒,然后翻出一卷新绷带绕在伤口上权当临时包扎。 

安岩把用完的绷带收回包里,示意神荼可以了,然后抽出包里原本准备骨折时用来固定的小细棍敲着神荼的脑袋,道:“神荼我告诉你啊,这卷绷带是我新领的,这个月就是你专用的。要是月底之前被你用完了你就等着睡另一张床吧!” 
“……哦。” 

2

回到临时基地,安岩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神荼的伤口上药。他手法极其娴熟,只花了不到五分钟。完成之后安岩沉默地看着神荼手臂上刺眼的苍白色绷带,轻叹一口气,疲倦地靠在神荼身上。 

安岩的声音很轻,话语里有掩不住的疲倦:“快结束的时候,我打算来找你。在路上,我看见一个敌军的士兵倒在地上。他中了弹,左胸,估计距离心脏只有几厘米,气息奄奄。大概是看见了我肩上的红十字,他向我求助。我身为医生,无法拒绝病人的任何合理要求。于是我走过去,查看了他的情况。但是我发现他的状况很糟,已经救不回来了。他知道之后,脸上露出释然的表情,抽出我别在腰间的手枪,手颤抖着打开保险,”他顿了顿,才道,“他对准了自己。你知道的,我的枪装了消音器。我没有听见那声宣告死亡的枪声,他就走了——我原本以为他会拉我垫背的。” 
“我之后看见一张从他衣服口袋里掉出来的相片,那是他和家人的合影,背后写着他们每个人的死亡日期。” 

“……神荼。” 
“我受够了这种每天都有人因为战争而流血死亡的日子……” 

安岩忽然失了那个一直支持着他的肩膀,旋即后背被神荼单手揽住,独属神荼的威压一点点向他凑近,冰蓝色的眼瞳直直盯着他,一眼望不尽的极地冰海中只倒映着他一个人清晰的身影。安岩的心跳骤然加速,血液在全身的血管中极速奔跑,昭示着生命存在的心跳声在耳边清晰可辨。安岩想他现在一定面红耳赤,甚至开始全身发烫。神荼规律的呼吸和气息凌乱的安岩形成鲜明的对比。他微垂眼帘,在心中唾弃着被神荼一个眼神就撩拨起来的自己,又忍不住再次抬眼看向神荼。 

“吻我。” 

神荼低沉的嗓音在安岩耳边响起,带着强硬的、不可置否的意味。 
安岩无法拒绝。他顺从地把嘴贴上神荼微张的嘴唇,小心翼翼地舔着神荼的牙齿。神荼的另一只手扣住安岩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他的舌头熟练地撬开安岩的牙齿,探进温暖湿润的口腔,肆意地舔着安岩的齿列,又与对方的舌头互相缠|绕逗|弄。它不时扫过安岩敏|感的上颚,换来安岩身体的颤抖。安岩被神荼强硬的举动压制得无法呼吸,口中仅存的氧气也被神荼肆意地掠夺,接近窒息的感觉却让他更加兴奋。等神荼终于放开安岩时,安岩的脸和耳朵已经是不自然的嫣红色,连着脖子和裸露在外的皮肤都隐隐泛红,甚至下身也是半|硬的状态。 
神荼玩味的视线扫过安岩全身上下,青年则羞|耻地抬手遮住眼睛不愿看面前的人,又小心翼翼地移下一点。看着那张熟悉的面孔,安岩下定决心一般凑过去亲了亲神荼的嘴唇,低声说:“谢谢。” 

他知道神荼在用自己的方式宣告着,你不是一个人,有我在。 

〖TBC〗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