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烟42F

(戳开(头像画手:星月 是约稿禁止保存转载)高中时间紧上线更新随缘!!!

【荼岩衍生】【图严】《New Year》(上)

长长的食用说明:
*梗来自二十题。原作者顾安。由于手机不方便截图,授权图全部文发完后补发。
*分上,中,下。【为了气氛明年过年再更新吧你们等元宵的小短篇就好←假如我十三前写完了作业(。】
*文风傻白甜,全程白砂糖
*私设:【留学生沈x本地生严】
*严安ooc归我,沈图ooc……归我琴瑟师兄!当然我们的男神们归官方爸爸!
——————————————————————

1.留学生与本地生 

沈图是从法国来的留学生,法籍华裔。据说是中法混血,一双冰蓝色的丹凤眼不知迷倒了多少少女。

严安,燕坪本地人,研究生在读。长相清秀,深棕色的瞳孔配上一双杏眼,又是另一种帅气,也在学校女生中圈粉无数。

两大帅哥本应该针锋相对,奈何两人都是不按套路走的,在打情骂俏(?)了近一年后,终于在一个虐狗的日子,在旁人眼镜和无数少女心的碎裂声中——

在一起了。

沈图从小在国外生活,偶尔回来几次都错开了春节。今年总算是有机会感受一下中国传统的新年。
和家人一起过的节日。

虽然说自己的父母和弟弟并不在身边,但是有严安陪着,再冷的冬天也会有家的温暖。

沈图这样想着,伸手揉了揉一旁睡着的严安的头发,然后亲吻了一下他的额头。

“二货,起床了。”

2.关于元旦和春节的探讨 

沈图身在国外多年,总是分不清元旦和春节。

严安对此表示无语,这种常识性的东西很难分清吗?但拗不过沈图难得的充满疑惑的眼神,把手里的实践报告放下,认认真真的给沈图讲起了春节。

“……除了这个呢我们年三十晚上要和家人一起吃团圆饭。有很多好吃的菜,小时候只有在除夕晚上才能吃到,像饺子,蒸鱼,清蒸鲫鱼,炖猪蹄……啊小时候最期待的就是过年了。吃完饭会看春晚,就是春节联欢晚会,不过这春晚是一年不如一年了,比起看这个我们还不如下楼打雪仗呢……还有就是要守岁,就是一直呃……怎么说……大概就是要等零点吧……哎我也讲不清楚,到时候你跟着我说的做就好……”

絮絮叨叨讲了大半个小时后严安终于停了下来,看着仍然面露疑色的沈图,苦恼地抓了抓头发:“难道我说的很难懂你不明白吗?”

“明白。”沈图点点头,“但是元旦和春节不是一样的吗?”

“诶这两个完全不一样好吗!元旦是公历的新年,是民国之后从西方传过来的。而春节,”严安讲到这,一下认真起来,“是农历的新年,是我们中国人传统的,自己的新年。春节在中国人心中,是合家团聚的代名词。因此,元旦和春节是完全不同的!元旦可以说是一个仪式,一个流程,但是春节,是爱与幸福的汇聚!”

沈图看着对面的严安一本正经的样子,忽然间明白了严安所说的,春节的定义。

只要你是中华儿女,你自然会明白,有家的地方,就有春节。

3.台历上的红圈 

上次严安花了一个小时给沈图认认真真科普春节的代价,就是他原本就在踩着deadline完成的实践报告,整整迟交了三个小时。而他的导师,包妮璐,可不管她可爱的学生抹着眼泪(?)对她苦苦哀求。

“我说了下午六点是最后期限,看在你后来还是交上来了而且做的不错,扣学分就免了。”

“不过——”电话那头的包姐语调一转,“今天你就留下来帮我带大一的新生吧。”

>>>

严安回到家,觉得自己的嗓子像是被火烧灼过一样,渴求着有液体来浸润它。他把背包往沙发上一丢,顺手抄起放在茶几上的饮料,扭开瓶盖就往嘴里灌。咕嘟咕嘟喝完一瓶饮料之后,严安才把饮料瓶放下,整个人瘫在沙发上。

在厨房里忙活的沈图闻声,道:“严安,少喝饮料。马上就吃饭。”

“知道了——”

严安靠在柔软的沙发上,漫无目的的看着屋内的东西,晃一眼,台历上好像有个红色的东西。他好奇地起身走过去看,凑近之后才发现是一个红圈——圈在除夕那天的日期上。

“沈图,日历上的红圈你画上去的?”

“嗯。”沈图正在端菜出来,看了一眼在那乐不可支的自家二货一眼,道:“吃饭了。”

“好嘞——难得我们沈总下厨。”严安的话语中掩藏不住满满的笑意。

>>>

吃完饭后,严安懒洋洋的窝在沈图的怀里看电视,忽然想到什么,又兀自笑起来。

“笑什么?”沈图把下巴抵在严安的发旋上。

“没啥……我就是想到了你在台历上画的红圈……你是怕记不住么?我会提醒你啊。这种画圈提醒的方法都是老妈子用的噗。”

“你是说我是老妈子,嗯?”语气微微上扬,沈图的右手抚摸上怀中人的耳朵,修长的手指仿佛不经意的玩弄着饱满的耳垂,满意的看见严安的侧脸和脖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

“啊啊停手沈总你不是老妈子你最帅全校第一帅——”
“二货。”沈图收了手,又把严安抱紧了一些。

画圈,是为了提醒自己要给你惊喜啊。

4.藏匿在床底的鞭炮 

“严安。”

“嗯。我在。”严安窝在沙发上肝手游,听见沈图的声音应了一声。

“床底为什么有鞭炮。”明明是个疑问句却偏用陈述句的语气说出来,昭示着说话的人心情不太好。

“啊啊——那是我之前买回来的……没地方塞就顺手塞到床底了。”

“不是禁止在市区内放烟花爆竹吗?”

“我想在……”话没说完,严安就反应过来自己差点泄露了机密。

“二货。”沈图走过来,伸手敲了一下严安的脑门,“下次别把鞭炮等易燃品放床底,万一哪天走火了……”

是哦,那后果太可怕了。严安捂着被敲的地方想。

但是沈总你敲的时候能轻点么真的很疼qwq

5.Google历史记录里的“春节” 

严安一只手撑着脑袋,另一只手滑着鼠标浏览网页。忽然,他想到了什么,跑到客厅里翻出一本厚厚的本子,边走边翻,嘴里嘟囔着:“我都忘了作业了……正好开着电脑查一下。”

关掉x乎,严安打开Google的页面。鼠标点到搜索框准备输入,却被下方自动弹出的历史记录吸引了目光。

混杂在一篇英文单词和游戏攻略中的“春节”二字,醒目无比。

严安看着上下的记录,估算了一下时间——大概就是自己给沈图科普完元旦和春节之后不久的事。

难道我说的听起来很不靠谱么?

严安郁闷地想。

6.提前回家装点住宅

前几天大学就开始放假了,该回家过年的学生们早早就收拾好行李赶在春运还没有到最高峰时回家。本地生大多也都回了家,但还是有些例外。譬如严安,还在学校的研究生宿舍赖着不走。

严安的父母在外国逍遥自在,没打算回国过年顺便看看他们省心的儿子。严安也懒得回严家老宅。“每次回去我就得对着一堆老头子老太太还有七大姑八大姨的嘘寒问暖……等我回来时就无端觉得老了十岁。”严安如是说。

当然,还有一个出于私心的不想回家的理由——他想和沈图在一起。

沈图是留学生,自然不会因为中国传统的新年而特意乘飞机飞回法国和家人团聚——人家的新年早过完了。而且若是严安也走了,那学校里和沈图相熟的约等于零。

“沈总你想啊,要是我走了,那些还在学校的你的迷妹们不就有机可乘了?为了防止你红杏出墙,小爷我怎么也要留下来啊。”严安这么和沈图解释。

沈图看着自家媳妇一脸“我可是怕你给我戴绿帽子我才留下来”的傲娇表情,无奈的摇了摇头。

“回家。”

“回哪里啊我家老宅就别提了你在这人生地不熟的怎么会有房……”

严安忽然噤声了。沈图还真有房子在燕坪,双层欧式别墅,附赠花园和楼顶天台游泳池,不能叫房子,应该叫豪宅啊……记得沈图第一次带他过去的时候他一进门差点被扑面而来的贵族之气吓跪,就差没出息的抱着沈图的大腿喊“土豪,求包养——”

据沈图说这是他父母在燕坪留下的房产,产权在听到沈图要来中国留学时直接转给了沈图——有钱人就是任性。严安还从沈图嘴里套出来,沈图他父母在国外开了公司,沈图毕业后直接继承家族产业。从此严安不再叫沈图本名了,整天“沈总沈总”叫着。

沈图这么一提他的那栋豪宅,原本严安还在担心学校到了年三十会不会赶他们出去的心立马放下来,乐呵呵的去收拾东西。

>>>

严安一进门就果断的扑到沙发上,感慨一句有钱人就是会享受,然后把那个巨无霸背包丢到沙发上,开始认真看别墅内部。沈图把手里提着的行李箱放在门边,看着严安左瞅瞅右瞧瞧,研究着别墅的家具和装饰,忽然觉得这栋原本空荡荡缺少人气的住宅,有了新的标签——

“家”。

7.垃圾桶里失败的红色剪纸 

严安和沈图花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才把从研究生宿舍带过来的东西安置好,并且把整栋别墅打扫了一遍——新年前不是要大扫除嘛。

完事之后,严安捂着腰躺在他和沈图房间Kingsize的床上,嘟囔着房子大也不是好事打扫起来太麻烦……

沈图坐在床边,看着自家二货开开合合的唇瓣,忽然之间想要吻他。

于是他就这么做了。

严安正处在葛优瘫的状态中,沈图忽然凑近的脸和被封住的唇让他本能的挣扎起来,但很快他就放弃了这一愚蠢的举动,顺从的任由沈图动作。沈图的舌头轻轻舔着严安的嘴唇,然后轻而易举的撬开牙齿探进对方温暖的口腔内,缠着严安的舌头,偶尔轻轻舔弄着严安的上颚,换来对方轻微的颤抖。严安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被沈图淡淡的柠檬香所占据,脸上热的爆炸,等沈图松开扣在他后脑勺的手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和沈图的姿势很微妙。

沈图也眯起了眼睛。

严安脑中警铃大作,一下从床上弹起来,丢下一句“沈图那啥我想起来过年的窗花还没剪我现在去剪哈”就直接跑路了。

>>>

严安看着手中又被自己剪残的窗花,长叹一声以后把它揉成一个纸团丢到垃圾桶里——在那里面还有不少大大小小的红纸团,全是严安一个小时来的失败品。

“啊啊——”严安把手中的剪刀丢在桌子上,苦恼的抓着自己本来就很乱的头发。

难道自己真的不擅长手工这玩意么……

严安想。

他往后靠在沙发上,目光瞥见正在单人沙发上看书的沈图,眼前一亮,小跑过去星星眼看着他。

察觉到身边人太过炽热的目光,沈图不得不把书放下,无奈的问:“又怎么了?”

“沈图……你会不会剪窗花啊?”

窗花……?没试过。

琢磨着这本书他也快看完了,沈图索性放下书,陪自家二货剪窗花。

>>>

半个小时后,沈图和严安对着垃圾桶里越来越多的红色纸团大眼瞪小眼。沉寂了数秒之后,严安忍不住拍着桌子狂笑:“哈哈哈沈图原来你也有不擅长的地方哈哈哈这事我要发到朋友圈里哈哈哈……”

沈图的脸越来越黑,最后终于忍无可忍,凑过去封住那张嘴。

“闭嘴,二货。”

8.汉字歪歪扭扭的对联 

剪纸事件过去没多久,严安又耐不住寂寞(?),拖着沈图陪他写春联。

“小的时候那些年老的长辈们毛笔字都特别漂亮!他们写的春联往门上一贴感觉整个房子的B格都高了!”严安抱着ipad看堂弟给自己传过来的严家大宅上贴着的春联的照片,感慨道。“诶对了沈图,我不我们来写春联吧?”

二货,难道又忘了那一桶的红色纸团么……

沈图无奈的想,随即又想到自己还没有看过严安写毛笔字,说不定会意外的很好看,于是点点头,答应了严安的要求。

>>>

沈图很快就后悔了。

严安的毛笔字很糟糕,简直和小儿初学写字一样。偏偏那个二货左瞧右瞧,觉得自己的字漂亮得不行,甚至想就这么贴出去。沈图看着那副字歪歪扭扭的对联,再次黑了脸。

这要是贴出去,不是招福,是避邪。

“二货,让开。”

严安撑着脑袋看着沈图写春联。不得不说沈图的毛笔字和严安简直是云泥之别。沈图写出来的字庄重大气,布局得当,笔画繁多者以细笔,简单者则重笔,个体之间又遥相呼应。不说能媲美名家之作,但贴出去也是极赏心悦目的。

自己那副字歪歪扭扭的对联和沈图的一比较,严安立刻安静了,许久才小声说:“……那就贴你的吧。”
沈图揉揉严安的头发,道:“你要想学,我随时可以教你。”

“……嗯。”

TBC.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