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烟42F

(戳开(头像画手:星月 是约稿禁止保存转载)高中时间紧上线更新随缘!!!

【原创/瓶邪/完结】情至之深(R18/元旦贺文)

  短篇合集《风起薄烟褪尘归》元旦贺文,R18前方高能请注意。

12月底,四九城早已飘起了大雪,车马喧嚣的城市中的人很少会因为下雪而停下匆忙的脚步。街边的商店店门口挂上了彩带和铃铛,玻璃的橱柜里摆满了糖果。门口的宣传人员扮成圣诞老人的样子,不知是真是假的吹奏着萨克斯《铃儿叮当响》,整个城市难得的弥漫着热闹而温馨的气氛。

今天是圣诞节。

机场的白色灯光彻夜不眠,一架架飞机起落着,接送着往来的客人。吴邪拖着刚从行李托运传回来的行李箱,背上还背着一个大包,里面装的全是他从杭州带过来的零嘴——谁让吴邪的吃货本性死活不改呢?

沿着指示的吊牌不停地走,吴邪觉得机场整一大迷宫,他就是一个误入迷宫的可怜人。拎着这么多东西晃晃荡荡走了半天,愣是没找到出口。吴邪一屁股坐在机场供乘客休息的座椅上,有些赌气的从口袋里翻出水果机,拨通了那个备注为“媳妇”的电话。

没让吴邪等多久,电话那头很快就响起了熟悉的声音:“吴邪?”

吴邪闷声道:“小哥……我,我在机场里迷路了……”只听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啧”,有些无奈的说道:“你在哪,我过来。”

吴邪抱上自己的所在地,然后一手撑着头,另一只手滑动着手机。吴邪刷了几下微博,发现面前有个黑影挡住了视线,抬起头向好脾气的请他让开,却冷不防的被人在唇上偷袭了一下,舌头还轻轻的舔过嘴唇。

“张,起,灵!”吴邪被他的举动气的直接炸毛。然后就感觉到头发被张起灵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像是在顺毛,那个人在他耳边低低地说:“想你。”

吴邪立刻没话可说了。这一年他们确实都过得很“充实”:吴邪忙着考研,张起灵开始接手家族公司的事务,两个人几乎一个星期才通一回电话,半个月才能视频一次,说不想那是不可能的。

等张起灵蹂躏够自己的头发后,吴邪才开口:“小哥,走了。我们回家。”

张起灵领着吴邪走到停车场,从兜里掏出一把钥匙开了车锁。吴邪研究了一下车子:是天籁,不过那个车牌号“5X270”是怎么回事?没多想,拉开门坐了进去。吴邪几乎一上车,整个人就毫无形象的斜靠在座椅上,半眯着眼,像是在打量着车子内部的陈设,又像是没睡醒的猫咪,整个人懒洋洋的。

张起灵也放好了吴邪的行李箱,刚拉开驾驶座的车门,就看到吴邪蜷缩在温暖舒适的车厢里,不由得轻笑出声。吴邪眼皮抬了一下,很快又耷拉下去:“小哥,快点走……我要去睡觉……”

张起灵一转钥匙,启动了发动机。

 “小哥,你现在住哪?上次我们视频时你呆的公寓么?”吴邪睡了差不多十几分钟,此刻终于有点清醒过来,问道。

“是。我父母知道我回北京后把他们住的公寓让给了我。”张起灵专心开车。

“那他们住哪儿?”

“他们还有一套房。”

“我靠,小哥我岳父母够有钱的啊。土豪,求抱大腿!”吴邪半开玩笑的说道。他知道张起灵是某家大公司的继承人,但从来都懒得管这些有的无的,反正和他在一起前后张起灵从没端过少爷的架子。

“你不是已经抱上了?”张起灵的话语中含着笑意。

“好像也是诶……”吴邪歪了歪头,问道:“公寓多大?”

“八十多平米,两室两厅一厨一卫。”

“两间卧室?”

“嗯。怎么,不想睡客房,想和我睡?”趁着等红绿灯的空当,张起灵又趁机在吴邪嘴上揩了把油。

“谁,谁说的!小爷我可是关心你生活!两卧室多好,这一间睡腻了你还可以换一间。”

张起灵没有再点破吴邪。

很快车停到了楼下。

“你先上楼,705。钥匙。”张起灵找出房子的钥匙,递给吴邪,“我先去把车停到地下停车场。吴邪手中无意识地把玩着那串钥匙,上面的挂件为什么这么眼熟呢?等等,这好像是原来某个暗恋张起灵的女生送的——卧槽怎么我送的东西就没见的他带在身边!

吴邪有些愤愤不平的想着,没注意到那人已经站在了他面前。抬头想看看电梯怎么这么久还没到,却被张起灵吓了一跳:“小哥,你你你走得这么快?”

“吴邪,我已经在这里站了两分钟了。”

“啊抱歉小哥,刚才我在走神所以……”

“没事。电梯到了。”

之后乘电梯的种种不提。尽管有心理准备,吴邪在张起灵打开门后还是忍不住惊叹了一声。这也太……装十三了吧……

吴邪心中的小人默默的咬手绢,嘤嘤嘤这个世界果然不公平看看我住的大学宿舍再看看人家的公寓一个是皇宫一个是狗窝……(作者:这个有可比性吗……汗-_-|||b)

吴邪窝在真皮沙发上,抱着靠枕缩成一团。怎么总有种不好的预感……吴邪想着,果然是因为水晶吊灯看起来太摇摇欲坠了一定是这样嗯。“吴邪,你先去洗澡。”张起灵拿着从衣柜里翻出的旧睡衣丢给吴邪。吴邪“嗯”了一声,转身就往浴室走去。

张起灵家里浴室装的是浴缸,吴邪有些别扭的脱了衣服走进去开水,还忒娘们的拉上了帘子。

不一会儿浴室里传来水声,配合着门上若隐若现的人影,张起灵觉得嗓子有点发干。没过多久水声停了,吴邪用毛巾擦着头发上的水珠,睡袍显然有些大,松松垮垮的挂在吴邪身上,脖颈处的锁骨若隐若现,绑在腰间的带子也不肯好好系着,袍子完全遮挡不住里面的胸膛,手臂和脚踝处裸露在空气中的皮肤因为刚洗过澡,微微泛着红,看起来极具诱惑力。“小哥?”吴邪开口唤道。“你先回房间。”张起灵定了定神,“主卧客房随意。”他觉得再这样看着吴邪,就得被他惹起火来。

张起灵冲了个冷水澡,简单的平复了一下心情和欲望。没成想吴邪不肯乖乖听话的回房间,倒是像只小动物一样窝在沙发上,嘴里咬着一块快被吃完的饼干,见到他出了浴室,还把放在手边的饼干盒晃了晃,嘴里含糊不清的问道:“小哥你要吗?”

——————————————————————————————————————

下面封禁内容请走论坛http://px2015.net/read-5885。不是论坛的小伙伴就只能注册一下啦

——————————————————————————————————————

第二天吴邪醒来的时候,阳光已经有些刺眼了。眨了几下睫毛,才适应了并不微弱的光线,然后脑子里浮现出昨晚的激烈场面,联合腰处的酸疼,整张脸都漫上了红色。正巧张起灵推门进来,手里端了碗粥,见他坐了起来,问道:“醒了?醒了起来吃饭。”说着把粥放在了床头柜上。吴邪一看,煮的浓烂的白粥里隐隐约约泛着红色,仔细一看——红豆。

吴邪也顾不上初夜后腰的酸疼了,冲张起灵大吼:“你个死闷油瓶——”

【END】

 

评论(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