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烟42F

(戳开(头像画手:星月 是约稿禁止保存转载)高中时间紧上线更新随缘!!!

【瓶邪】【原创架空】《结婚证副本的正确打法》第二章第二节

[2.2]第一关:刷好感度什么的一起吃饭最棒了
【论坛攻略:
吃完饭下雨当然要和男朋友共撑一把伞回家。】
吴邪在想今天天气预报不是晴吗,为什么开始打雷了?!好像要下雷阵雨了,有谁带了避雷针?
老天爷仿佛听见了吴邪内心的声音,大手一挥,“啪啦”就开始下暴雨。
吴邪泪目,我就吐槽一下我被雷到了至于吗!Σ(っ °Д °;)っ
蠢蠢的吴邪在感受到要进门躲雨的人的鄙视目光后才发现自己一直傻站在门口,尴尬的说了声抱歉后往阮岚(即张起灵)那桌走去。
和张起灵坐在一桌的除了刚过来的阮岚还有那个大胖子,他一见吴邪走过来就冲他挥挥手:“嘿,天真,过来这。”吴邪黑着脸坐下,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外号?”那胖子一愣,说道:“居委会一朵花谁不知道啊?吴邪吴邪,天真无邪,顺口就叫你天真呗。我怎么知道你外号就是天真,这么看胖爷我还真他妈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其实吴邪也不是多纠结自己“天真”这外号,只是几乎每个同龄人知道他名字后99%就会来一句“天真”,有段时间叫的频繁了他自个都快忘了他叫吴邪。大学刚毕业爸妈逼他去相亲他一紧张竟然脱口而出:“你好我叫天真……”不用说,肯定是吹了。事后和朋友讲的时侯一群人笑得跟羊癫疯犯病一样,吴邪在内心把那帮损友千刀万剐了无数次。
等到吴邪把自己的思绪从天边拉回来时,他总算发现了一个可悲的事实:阮岚早和胖子挪到旁边的桌子了,并且两人点好了面开始天南海北的胡侃,看来他这位同事也是深藏不露啊,估计走到天涯海角都碰得上熟人。再看看自己面前这位,啧,那冷森森的目光一直就没从自己身上移过,我和你老人家有仇吗?至于这么深(含)仇(情)大(脉)恨(脉)的看着我吗!
对面的张起灵表示自己是无辜的,我就看着媳妇省的被人拐跑咋啦,被吓着了怪我喽?
一时间两人之间的气氛那叫个尴尬,吴邪在心里默默流着面条泪。估计是看见这桌的两人在那坐半天了,服务员朝这边走来。谢天谢地谢谢亲爱的毛主席【←什么鬼】,终于盼来了解围的人,吴邪从没觉得服务员是辣么可爱:“两位先生,要吃点什么。”吴邪:“三鲜面。”张起灵:“随便。(媳妇吃啥我吃啥)”那服务员一愣:“先生……我们这里没有冰淇淋。”
吴邪一听,直接趴在桌上努力忍住笑,可一抖一抖的肩膀出卖了他,另一张桌子的胖子和阮岚更是毫不顾忌形象地狂笑,眼泪都出来了。没办法,张起灵出丑实在是难得一见,不要命的胖子更是掏出了手机一阵猛拍。
被周围的或奇怪或含着满满的笑意的目光注视,纵使是张起灵也不淡定了:“……三鲜面。”服务员还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特别茫然地在那站着,一听到两位顾客都点完了,习惯性的说了句:“两碗三鲜面,稍等。”就回去了。
气氛再次冷下来。吴邪知道让张大神开金口只是为了调节气氛是不现实的,为了自己不丧命于低气压,他只好先开了口:“小哥,你也喜欢三鲜面啊?”“嗯。”
看看,又是心不在焉的敷衍回答!连词都不带换的
(╬ ̄皿 ̄)凸!
吴邪自言自语的说了一会,觉得无聊,便趴在桌子上休息。等到服务员把两碗面端上来,吴邪满血复活的速度那叫个逆天。看着热气腾腾的汤面,吴邪马上拿过一碗开吃,他接着就尝到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滋味——得,烫到嘴了。
吴邪吸了口凉气,四下寻找有没有凉的东西,一杯水被递到他眼前。吴邪道了声谢就一饮而尽,等他把杯子放下,看见张起灵的手还保持着握住杯子的动作,才明白刚才递给他水的是张起灵。
电灯灯管因为老旧而微微泛黄,连带着透出的光都有了些许暖意。在张起灵的眼里,吴邪本就温和无害的面容在暖光的照射下笼上了一层薄光,他的眉眼之间都诠释着“温暖”这个词。轻易就能给他人带来温暖的人,张起灵在心里给吴邪贴上标签。
但是走到哪都有电灯泡,没办法,你们秀恩爱会闪瞎我们的眼。为了我们的眼睛健康安好只能打断你们了。┑( ̄Д  ̄)┍
胖子早就三下五除二把面搞定,看到吴邪和张起灵在那(并没有)深情对视而弃两碗面于不顾表示我要把这两个不珍惜粮食的人上交给国家(▼皿▼#) !在胖子第98秒虎视眈眈的看着两碗面时,他终于忍不住开口:“小天真你们土豪是吧,点了东西不吃给胖爷我啊!”
吴邪才不会承认刚才他看张起灵入迷了。不过被胖子这么一说,本来就饿的吴邪也顾不上形象问题,几乎是用喝的方式把那碗面条吃完了。再看看对面的小哥,看起来慢条斯理地吃着,实际上那速度也绝不慢,不一会两人面前的碗就空了。
吴邪一转头,就看到阮岚笑吟吟的看着他,手里还握着手机,在心里叹了口气,知道又有段时间没好日子过了,这姑奶奶肯定拍下了自己刚才的照片,不知道这次又要敲诈什么。
外面的雨还跟嚼了炫迈一样,根本停不下来,并且有越下越大的趋势。原本打算冒雨回家的吴邪要是精神还没出现问题当然不会考虑这一行为。
现在吴邪只能指望老天爷大发慈悲停雨或有人撑伞送他回家。当然要是哪个人愿意把自己的伞借他,吴邪会马上一蹦三尺高把屋顶撞出个洞来。但这种事情以吴邪为负数的人品以及这篇文章的走向,是不大现实的,要是碰上了直接删了算度娘的【惊现花儿爷体】。
正确结果是瓶子家萌萌哒的小三爷不得不向周围人周围人借伞,但得到的答案除了“我也没带伞”和“我只带了一把我还没这个胆量和张起灵抢人”之外没有愿意借伞的。
上面好像混进去了奇怪的东西(并没有)。
那现在怎么办啊啊啊难道我要在这店里住一晚上吗?!吴邪抓着自己一头乱毛。诶等等刚才那个想法好像可行? 正当吴邪打算把自己(chi)机(cuo)智(yao)的想法付诸现实时,一直在旁边和天花板调情的张起灵忽然对吴邪说:“我送你回家。”
我的天我没听错吧张大神谢谢你啊从此以后大哥你说啥就是啥大哥你是闰土我是猹!吴邪(才没有)流下了感激的泪水。胖子一脸卧槽我受到了惊吓。(腐女)阮岚表示刚才那句话我没录音真是犯了大错我要把我手剁了。
“吴邪?”张起灵见面前的人一直在走神并且脸上呈现出惊讶感激抱大腿(?)等表情轮番上演犹如川剧换脸谱般,忍不住喊了他一声。“诶小哥我在。”吴邪从自己的世界穿越回来,习惯性的应道。“我送你回家。”张起灵又重复了一遍。吴邪这下才反应过来,人小哥说要送自己回家多好一事啊自己怎么又走神了呢:“好……”
“走吧。”张起灵起身,从(不知道哪来的)包里翻出一把折叠伞,直接拽上小天真走了。
一直围观他们俩(秀)对(恩)话(爱)的胖子和阮岚表示眼已瞎。两人用同病相怜的目光对视良久,然后在看到隔壁桌那两个空碗时同时反应过来:“卧槽你妈逼这两人/这对狗男男没付钱就走了!他娘的有了老公/娶了媳妇就忘了娘家人/自家人的好!”
【正确打法:
但首先,你要穿好十件八件保暖服。】
[TBC]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