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烟42F

(戳开(头像画手:星月 是约稿禁止保存转载)高中时间紧上线更新随缘!!!

【图严】雨 2

 

傻里傻气把草稿发布了于是重发

手机发布,前文暂时戳主页

大写的欧欧西注意 文风突变预警

 

(二)

也不知道是不是萧X腾来燕坪了,原本应随着季风到来的雨水不按常理的集中在这个城市的春季,街道上都是湿漉漉的,上班或上课的人们走进地铁站仿佛摆脱了什么极大的困扰似的,纷纷把伞收起来,原本和天一样阴沉的脸色也舒缓了不少。

严安同样也是上班人潮的一份子,他拿着一把深蓝色的直柄伞,在一片提着折叠伞伞绳的人中显得有点突兀。他却毫不在意这些,伞尖戳着左前不多的空余地面,一边连声说着“诶麻烦让让!”,一边艰辛地从人潮中挤到安全门前。等地铁一来,严安拿出跑50米测试的劲儿冲进车厢内,惊喜地发现还有一个可供落座的位置,三步并作两步跨到座位上一屁股坐下,生怕有人捷足先登。

车门缓缓关上,地铁启动,载着无数个或站或坐的人们驶向下一站。

地铁上的人们都在沉默着,手中拿着手机刷微博或是聊天,只有不时响起的消息提示音和一些年轻学生的交谈声让人明白自己并非置身于幽灵地铁上。严安因为自己的这个想法吓出一阵冷汗,连忙在内心呸呸呸童言无忌童言无忌,旋即又想到自己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也不能再冒充学生党,就是个如假包换的上班狗。他突然之间觉得自己好沧桑,经历了常人所不能理解的一切……

 

 

出了地铁站还要再走差不多两三百米的路才能到公司。地铁站口,严安按下伞柄上的按钮,“嘭”的一声之后原本收拢的伞面就像突然炸开的米花一样撑开,把一旁的人都吓了一跳。严安可不管这些,他抬手看看自己手上的手表,表盘上的指针无情地告诉他距离上班还有5分钟。这把伞撑着不好跑,严安犹豫再三,眼看中等长度的指针又滑动了一格,咬咬牙收了伞夹在腋下,冒着雨冲了出去。

新买的鞋踩在人行道的砖上溅起点点水珠落到鞋面上,不算小的雨滴打在他的身上,头发上,脸上,眼镜上,结果眼前的世界变成模糊和清晰相间的,行人的身影甚至有些扭曲。但严安顾不得这些了,他顶着风跑到公司门口,推开玻璃门进去,在前台小姐诧异的目光中冲到电梯旁的打卡机上按了指纹,听见“滴”的一声之后,一颗悬着的心方才落下。

不过……他还有一件要事要解决。

严安不禁严肃了起来,那把弄得他衣服湿漉漉的深蓝色直柄伞被他拿在手里,塑料的手柄竟像一块烧红的铁烫得他坐立不安。

你问他为什么?他手里是他上司沈图办公室里的伞啊。

 

 

“叮”。电梯正好落到一楼,门缓缓打开,里面的人正在低头看手机,那身材那面孔,分明就是他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沈图。

天要我亡啊……严安在心里哀嚎一声。但这次老天爷似乎开始眷顾严安,沈图头都没抬,径直从严安的身边走过。严安悄悄松了一口气,偷偷比了一个“耶”的手势,然后迅速走进电梯按了33楼——他要趁沈图正好不在办公室的时候,把他借沈图的伞的还回去——确实是借,他留了张便利贴在他的桌子上的。

一路顺利,33楼其他办公室的人们都专注的看着电脑,丝毫没有在意他这个本不应该出现在这的人。他垫着脚轻轻穿过走廊,走到尽头推开那扇虚掩着的门,然后动作迅速的把伞插进了伞架。

上帝保佑。万事大吉。耶。我现在只需要若无其事地转个身,走到电梯里然后下到25楼上我的班就好了。

严安想着。他的脚步都轻快不少,甚至高兴地想哼支小曲儿,尽管这有些不合时宜。他站在电梯门前等电梯从楼下上来,看着红色的数字一点点变大,他的心脏也在欢快地跳动着,提前庆祝他的成功。31,32,33……电梯到了。

电梯门一开,严安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冲进电梯里,然而从里面出来的人却让严安傻了眼——又是沈图。

“乐极生悲”这四个字狠狠砸了下来,正中靶心。

 

 

沈图拿着一沓文件,看见电梯门前傻站着的严安,眉毛挑了挑,有点吃惊的样子。但那神情转瞬即逝,很快他就恢复到平时的样子,问道:“有事吗?”

严安僵硬地摇了摇头,想了半天才从嘴里吐出几个字:“沈总……谢谢。”

谢什么?我之前送他回家那件事吗?沈图有些疑惑,但他并未在脸上表露出来,只是轻轻地点点头。

“那,那沈总我先下去了……”

“嗯。”

得到老板的应允,严安连忙冲进电梯,摁下【25】键,瞧着沈图的身影一点点变窄最后消失不见,终于松了一口气。

不是他怂啊,他的老板往那一杵浑身就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总裁气场,更何况(严安自认为)他还做了亏心事,连老板的正脸都不敢瞧一眼,何谈解释?所以这属于正常反应,老板应该能理解吧……

这样自我催眠了几次,严安终于冷静下来,坐在办公桌前对着电脑,登录QQ,一连串的99+差点晃晕他的眼。他定了定神,鼠标滚轮往下滑了几下,打开工作群看今天要完成的任务。A了个B……又是一堆报表,我的专业是计算机动画Excel表格是辅修啊!严安叹了一口气,认命地打开Excel表格开始工作。

 

 

临近十二点,同一办公间的人都下去吃饭了,只有少数认真的人还在对着电脑敲打键盘。严安早饭没吃,十点多的时候就已经饥肠辘辘了,夸张点说他甚至可以前胸贴后背。他腆着脸向对面办公桌的同事拿了一个法式小面包垫肚子,现在估计早消化完了,腹中一阵空虚。严安左右瞅瞅,部门主管不在,便关了电脑溜之大吉,心直接飞到了公司食堂里.

沈氏文化传媒公司引得广大毕业生前来应聘的除了本身优秀的条件,更重要的是正式员工的福利极多,譬如说菜式堪比酒店大厨出品的食堂。

严安满足地端着托盘,上面摆着一碗重庆小面,一碟水晶虾饺,一杯柠檬红茶,在桌子上还放着一笼灌汤包和酱油辣椒碟。他把托盘放下,对面也传来“彭”的一声。严安抬头一看,顿时觉得眼前的美食已经勾不起他的欲望了。

是的,又是沈图。

我是欠了他钱还是抢了他老婆啊啊啊!!!至于这样整天仿佛芒果台的电视剧一样搞事情吗!!!沈总我除了搭你的车回家偷偷借你的雨伞我还干了什么吗!!!没有!!!

严安:[哭得像个两百斤的狗子.jpg]

吐槽归吐槽,老板坐在自己对面还是要打个招呼的。严安讪笑着说:“沈总……中午好啊。”

“嗯。”沈图慢条斯理地把一盘咖喱饭和一碗汤端到桌子上,然后起身把托盘放回原位。严安傻愣愣地瞅着沈图的动作,肚子发出“咕”的一声,他才连忙低下头夹虾饺吃。

 

 

当严安在吸溜重庆小面的时候,沈图放下勺子,抽了一张纸轻抹嘴角,然后抬头看着对面的人。严安显然是饿惨了,摆满半张桌子的吃的已经被他扫荡掉大半。沈图终于没忍住好奇,问:“你吃的完吗?”

严安抬起头,隔着蒙了薄薄一层雾气的镜片下有点不明所以地看着他,嘴里还咬着半截面条,腮帮鼓起来有点像仓鼠,他大概发呆了不到半秒,反应过来之后吸溜掉剩下半截面条,嚼了几口咽下去后傻笑着说:“沈总,这不多的。”

沈图低头看看桌上还剩的半笼灌汤包,大半杯红茶,仅剩几筷子的面条。

以“我要帅”为人生宗旨的的沈总不是很理解新来的小员工胃的构造以及他不甚在意身材的态度。

 

 

一刻钟后。

 

 

严安后悔了。

他对着桌子上的三个灌汤包愁眉不展。

啊啊还剩三个包子……可是我吃不下了,但这样倒掉好浪费……怎么办呢?

严安用筷子戳着其中一个包子的皮儿,思考着解决方法。戳着戳着原本不厚的皮被戳出了一个小洞,尚有余温的鲜美汤汁缓缓流了出来,空气中飘散着肉汤的鲜香。他连忙把被戳破的包子夹到勺子上,吹一口气,然后微微倾斜勺子喝掉包子里的肉汤,再一口咬掉小半个包子,闭眼咀嚼再咽下,只觉唇齿留香,连忙再咬一口。

(不知道为什么还在这似乎一点也不忙的总裁先生)沈图:食堂的包子没有这么好吃吧?

严安满足地吃完一个包子,左手摸摸自己的肚子,惊觉自己又一次吃多了。他在脑海中玩命敲打自己,说好的少吃减肥呢???胖了谁要啊???

他看着仅剩的三个包子,犹豫再犹豫,还是壮起胆子问自己老板:“沈总……这个灌汤包还是挺好吃的,您要不尝两个?”

我去这不是推销员吗?

空气突然安静。严安尴尬地笑着,然后看见沈图思索了一下,真的去拿了一双筷子夹起包子咬了一口,吃掉,再吃掉另一个。

我的下巴大概已经脱臼了。严安想。他来公司上班一个多月,传闻中的沈总都是为了保持身材严格控制饮食,从不像他一样暴饮暴食,今儿这是怎么啦???

难不成……沈总是觉得不吃太浪费粮食了所以才破例吃掉的。那么我不就成了公司女性的公敌啊!而且沈总会不会对我留下不好的印象啊!完了完了之前就在老板面前犯了一次蠢现在印象分要低到不及格了吧?!

沈图放下筷子,瞧人双眼无神地望着前方,再结合之前自己和他的几次见面,知道这人多半又在走神了。他轻咳一声,见严安回过神来才道:“严安,待会和我一起上33楼。”

啥???沈总你确定不是开玩笑的???

沈图见他满脸写着“不敢相信”,补充说明道:“有关你工作。”

想了想,他又认真说了一句:“不是潜规则。”

严安:我今天仿佛见到了一个假沈总。

 

 

【TBC】

 

 

 

--------------------------------------

我写了三千字我自己觉得不知所云的东西……那个,其实沈总有在关注严安的,下一章能看得出来……吧。
喜欢点小红心小蓝手好么!如果有评论就更开心啦_(:зゝ∠)_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