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烟42F

(戳开(头像画手:星月 是约稿禁止保存转载)高中时间紧上线更新随缘!!!

【图严】雨

BGM:团子大家族(钢琴版)·昼夜
(一)

“……好。我知道了。行。再见。”
沈图把手机从耳边拿开,放进长风衣的口袋里。黑色的手机有些发烫,连带着他的指尖也有了些暖意。他把手抽出来,冷空气趁机穿过他的指缝,让好不容易有些温暖的手指又重归于冰冷。
窗外的雨还在下。黑暗中只有一点模糊的光晕在走廊拐角。沈图回忆了一下方才手机锁屏时瞥见的时间——22:30——已经算是很晚了,还有人在加班?他记得最近公司也没有很多事。
经过那里的时候,沈图特意瞥了一眼,一个奋力敲打着键盘的身影落入他的眼帘。距离有些远,看不太清他的面容——不过就算看清了估计也不会是认识的,全公司上下员工这么多,他能记住的寥寥无几。他收回视线,不经意间看见白色的桌板上放着一副金丝边的圆框眼镜。
是他?
这副眼镜的主人,他倒是有点印象。

前不久公司招聘最终面试的时候,他一时兴起,换掉了胖子作为面试官之一,没想到半天下来极其无聊,相比处理公司的事务有过之无不及。快到结束的时候,人事部长的秘书喊了一声“下一位请进”之后,却迟迟没有人进来。秘书又说了一句“可以进来了”,依旧没有收到回应。这让面试官们都有些诧异——他们鲜有见到来沈氏面试会迟到的。
约莫三分钟之后,一个气喘吁吁的青年推开了玻璃门。他头发有些乱糟糟的,额角还有几滴汗珠,手里捏着一副金边圆框眼镜,身上的衣服倒是一套休闲西装,不过完全失去了挺括的原样,起了不少褶皱。
他深呼了几口气,向三位面试官鞠躬九十度,然后直起身,对着面试官们有些诧异的神情解释:“对不起!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正好碰上了地铁停运所以来晚了。麻烦各位久等了,真是抱歉!”
一旁的罗平摆摆手表示不介意,他拿起秘书递过来的简历和评分表,看了一眼,问:“你是严安?来迟了会扣分的。”
对面的青年露出沮丧的表情,但很快摇了摇头,道:“确实不应该迟到的。”
随后便是面试流程。待那人走出去之后等候在旁的秘书告诉他们今天的面试结束了。沈图站起身,理理衣服的褶皱,准备去公司食堂吃饭。路上他又看见了方才迟到的青年,正一脸沮丧样地打电话:“我这次面试估计要砸了……小猪你说我怎么就这么倒霉碰上地铁停运维修呢……我最近人品都差的要死是不是触了哪尊大神的霉头啊。……不说了我挂了,我还得想想今天中午去哪吃饭。……嗯,拜拜。”
青年把手机放进自己的挎包里,对着玻璃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西装,边嘟囔:“这下面试黄了,我还把沈风的衣服弄得这么乱,待会要死的节奏……”
人还挺有趣的。
于是这便是沈图和严安的第一次见面了。

沈图看着那副眼镜,鬼使神差地走到严安的办公桌旁边。那人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他的到来,脸离屏幕很近,专注地看着显示器,手敲击键盘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他看着那人敲出的句子中出现的不少错别字,潜在的强迫症发作,忍不住出声提醒道:“第八行,第十行,倒数第三行有错别字。”
严安打字的手停了下来,右手转而握住鼠标,光标在沈图方才指出的文字上滑动。
啊啊,真的有很多错别字诶。
严安赶紧删掉重新输进正确的字,嘴上说着感谢的话:“谢谢你啊,要不然我交了一份错别字连篇的工作报告上去一定会死的很惨……”
“不用。”
“诶你也是和我一样加班到这么晚么?我跟你说我们部门主管居然狠心让我今天之内交上来本月的工作报告要不然就给我表现写中等,这样我就很难通过实习期了……”
说话间他手指在键盘上翻飞如蝴蝶,一行行字随着他的动作出现在屏幕上,“唉,实习生不好当啊……我来了快一个月每天就是端茶送水要不然就是帮忙统数据打字整理文件,我都有种错觉我是杂务工了。诶,你刚来公司的时候是不是也被主管和正式员工压榨过啊?”
听起来完全不担心有自己正在抱怨的对象就在自己旁边的可能。
沈图想。倒是心大。

严安边抱怨着,手中工作不停,待到电脑右下角的时间显示23:00时,他保存文件发给主管,随后关了电脑。他往旁边一看,还有一个身影,不由得开心的笑了起来:“你还没走啊,谢谢你陪我了,诶你叫什么名字?换个企鹅号互加好友吧?”
边说他的手边在桌上摸索着什么东西,手指触碰到冰凉的镜架的时候“嘶”了一声,随即熟练地捞过来戴上:“刚才头有点痛没戴眼镜,没看清你是谁……诶?”
严安眼睛睁得圆圆的,原本只有模糊轮廓的人像被突兀地抽掉一层遮罩层一样清晰起来,他努力地辨认出,站在他面前的是名为“老板”的生物——天呐,他刚才在自己的老板面前干了什么!
严安恨不得自己像《勇者打毛线》中的主角神荼一样可以瞬移,一阵神秘的蓝光包裹住自己之后就消失不见。
他仿佛舌头打结一般结巴着说:“老老老板……晚上上好……您还还没回啊……”
老板平静地点了点头,道:“叫我沈总。”
“老…沈总,您看都这么晚了也该回家了……”严安努力地让自己的声音不要抖得像筛子,小心翼翼地说道。
面前的男人“嗯”了一声,说:“外面在下雨,这么晚很难打车。我送你。”
“诶?”自己的眼睛大概已经瞪得像铜铃了吧。
“想淋雨回去?请假影响工资。”
“别别别,沈总您真的是太好了!”严安想到自己为数不多的工资和日益消瘦的钱包,忙答应下来。
沈图看着严安收好自己的斜挎包,关掉灯,在香蕉手机的照明光中冲自己露出一个有些傻气的笑容,内心生出一些柔软的感觉。

二货。
沈图无端地有些喜欢严安了。

【TBC】

——————————————

之前就很想写的图严w
考完试开始浪23333333

评论(9)

热度(20)